Soft Grumpy

Weibo: @瓦肯莉
WeChat:bfastclub

 

【HP德哈】Poison

*献给Drarry 我的初心和本命

*原梗来自汤不热 让人呼吸一滞心头一热的脑洞 实在手痒 改编一发

[The slytherins slip Draco a 24-hour love potion so that he falls in love with Harry Potter. And they're all laughing watching him drink it and they watch him all day waiting for him to make a fool of himself.

And he doesn't act any different. ]cr:clracomalfoy


1.

-布雷斯,你就是个蠢蛋!

-哦得了吧潘西,别说你不想知道。

斯莱特林阴冷的地下室里,六年级的两位级长正神情可疑地交头接耳。

布雷斯.扎比尼手中捏着一小瓶药剂,一分钟前他刚把潘西.帕金森拽到角落里,小心翼翼地向她展示传说中神秘的“爱情魔药”。

-你哪来的这鬼东西?

-今天魔药课,高尔和克拉布被留下来受罚,打扫魔药教室的时候从里面偷出来的。

-天啊,斯内普一定会杀了你们。

-所以,在被捉到之前,你不觉得该抓住机会做点什么?

男孩充满暗示性地眨眨眼,潘西一下子皱紧了眉头:

-级长先生,你现在最该抓住的机会就是在被发现以前把这药还回去!

-哦省省吧,别这么扫兴!快来说说,这一回又该轮到哪个倒霉蛋了?

布雷斯摩拳擦掌两眼放光。

-说真的布雷斯,整个斯莱特林里还有逃过你那些小把戏的人吗?

-当然,我对自己这些“友好的游戏”很是自豪,但是亲爱的潘西,你还是漏了一个人。

布雷斯突然贴近过来,压低了语调:

-你漏了我们的好伙伴,斯莱特林高傲的王子。

潘西瞪大眼睛,她震惊地指责面前的人:

-该死的,布雷斯,你就是个蠢蛋!

-哦得了吧潘西,别说你不想知道。

他把手里深色的药剂举到眼前:

-马尔福家的少爷,会不会也败在这危险的爱情魔药下?


2.

潘西拒绝参与到“给德拉科.马尔福下药”的疯狂行动中。

开玩笑一样,虽然长大之后的德拉科收敛了许多,他主动辞去了级长的职务,不再像小时候那样飞扬跋扈,但他仍然姓“马尔福”,必要的时候,他的决心和气场仍旧会叫人双腿打颤。

潘西知道,作为德拉科为数不多的好友,她确实应该更积极地阻止这件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多少带点…看好戏的意思。

这样讲挺不好意思的,但她确实非常好奇。

和霍格沃茨其他姑娘一样,小时候的潘西也不能免俗地陷入了对这位斯莱特林王子甜蜜的幻想之中。

优秀的家室,帅气的外表,不俗的头脑,简直就是“完美情人”的定义。

只不过,潘西比那些只能远远看着的暗恋者要幸运一些。

帕金森家族和马尔福家族是交好的世家,因此她有幸,成为德拉科身边的朋友之一。

然而,正因为靠得近,她才最早意识到,这甜蜜的幻想有多么不切实际。

从小到大,每年的生日或情人节,德拉科都会收到大大小小堆成山的情书和礼物,但他从未对其中的任何一个表现出哪怕一丁点儿兴趣。

二三年级的时候,潘西能理解,毕竟是被宠大的贵族少爷,多少还端着些高高在上的架子,谁也入不了眼;然而到现在,他们已经是即将成年的巫师,在情爱方面,德拉科却仍然固执地无动于衷。

这简直难以置信,随便哪个斯莱特林的六年级男生都有过伴儿,瞧瞧扎比尼,都是混遍学校的情场老手了。

真的,就算翻遍整个霍格沃茨,除了格兰芬多那位著名的救世主,再找不出第二个像德拉科一样的人了。

谁都知道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水火不容,眼下这暗地里的较量似乎滑稽地蔓延到“看谁撑得过谁”的禁欲游戏上。

潘西是个聪明姑娘,她在幻想中沉浸了几年,四年级的时候,她强迫自己从梦中醒来,从爱慕者退到好友的位置上。

她是一个天生的斯莱特林,足够清醒果断,因此她决不允许自己在不可能实现的奢求中浪费精力。

然而,再怎么清醒果断,她到底还是个充满好奇的少女。

永远冷静自持的德拉科中了爱情魔药的毒,究竟会怎样?

梅林啊,原谅她吧,她实在是太想知道了。


3.

布雷斯冲过来的时候脸色惨白:

-完了,我要死了,德拉科真的会杀了我的!

-…你又干什么了?

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药,爱情魔药…德拉科喝下去了。

-这不就是你的计划嘛,现在慌什么?

-可,他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是……哈利.波特!

吼完这句话,布雷斯似乎还处在震惊和恐惧中,不住地摇头。

潘西愣了几秒,等到回过神来,她非常干脆地大骂出声:

-扎比尼,你真的是个蠢蛋!看看你出的什么馊主意!

她说完这句才反应过来,没有多加阻拦的自己好像也算个从犯,于是又利索地补了一句:

-还有波特,为什么他好端端地要跑到德拉科眼前?!

很明显,可怜的男孩儿真的被吓坏了,他再次张嘴时,声音还有点儿哆嗦:

-今天早上,魁地奇训练前,德拉科喝了混入魔药的果汁。我,我原本以为他会撞上哪个倒霉的队友,可是那个该死的波特,居然把他该死的飞天扫帚忘在了该死的训练室里,德拉科走出来刚刚好就撞了上去!

-这个“刚刚好”听上去实在太不靠谱了……

-我发誓!我就躲在角落里,看得清清楚楚!

布雷斯甚至一本正经举起了手。

-天啊,所以,也就是说,德拉科会…会爱上波…波特?

潘西觉得自己好像在讲一个蹩脚的笑话。

-不是“会爱上”,如果我没想错的话,是已经爱上了。

布雷斯神情呆滞地纠正。

-布雷斯,我看你可能真的活不久了。

潘西想了想,最后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试图换个安慰的口吻:

-不过,在被德拉科杀死之前,你至少还有一场世纪大戏能看。


4.

怎么说呢,这剩下的一天,潘西和布雷斯既紧张不安,又被一种莫名的兴奋包围着,就像两个即将上战场的士兵。

他们频繁而小心翼翼地观察德拉科,并且不停地彼此交换着疑惑的眼神。

按照布雷斯的说法,德拉科已经被神秘而强大的爱情魔药所蛊惑。

他爱上了第一眼看见的波特,所以此时此刻,他应该正发疯般地向格兰芬多小英雄求爱。

忐忑的始作俑者躲在一旁等待着,这千年难遇的场景或许下一秒就会出现。

然而,德拉科看上去很好,他仍然有规律地做着自己的事,吃饭、走路、上课,甚至发呆,一切都很正常。

正常得很不正常。

-布雷斯,高尔和克拉布会不会拿错药了?

等了整整半天,潘西终于忍不住问身边的人。

-有点信心潘西,他们俩还没有蠢成那样。我都检查过了,气味、质地和颜色全和书里描述的一样,我还不想当那个“因为一个恶作剧不小心下错药而害死了马尔福家唯一继承人”的蠢货。

潘西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

-那为什么还没有反应,已经一上午了!

-…嗯,可能…见效慢?

布雷斯看上去自己也不相信这个答案。

-哦算了,别想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我再也不要跟你搞这些无聊的恶作剧了,太折磨人了!

潘西丧气地摆摆手。

-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等着呗!

漫长的等待就是煎熬。

中午吃饭,德拉科终于抓住了心虚的两人闪躲的眼神,他放下戳着巧克力蛋糕的叉子,转过头:

-你们两个今天怎么回事,到底偷偷摸摸在看什么,以为我真的发现不了?

慌忙之下想不出托词,只好拼命摆手。

德拉科又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转回去不再说话。

这整件事越来越奇怪。

下午黑魔法防御课前,格兰芬多“黄金三人组”生怕迟到一样在走廊里滑着脚步小跑,拐弯的时候刹不住车,哈利一下子撞向了身前的人,手里厚重的课本掉落在地。

德拉科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撞得后退了两步。

走在一边的潘西和布雷斯几乎屏住了呼吸。

高尔和克拉布一左一右站在德拉科身旁,很显然,他们觉得这是个该给救世主点儿颜色看看的好机会,在哈利蹲下身拣课本的时候,他们面露狞色准备走上前去。

德拉科却伸出手挡在了前面:

-走吧,跟他们还有什么好闹的,快迟到了。

他的声音不大,平静得没有一点破绽。

跨步离开的时候,铂金的发梢转起小小的弧度。

整个过程,他都没有看哈利一眼。


5.

霍格沃茨的晚餐时间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忙碌的课程结束,每个人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兴奋。

斯莱特林的餐桌上,人群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吃饭交谈。

这一整天潘西心力交瘁,然而此时此刻她却被不解和隐隐的担忧所包围。

从不出错的爱情魔药为什么对德拉科丝毫不起作用?

每一种猜测被提出,又被很快地否定。

就像一个无解的难题。

她扭头看向身旁,德拉科的座位空着,今天的晚餐他没有来。

潘西想了想,她随后起身,挪到了那个空位上。

她想象着德拉科惯常的样子,支起手撑着脖子看向前方。


6.

当潘西坐到马尔福空着的座位上时,她越过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餐桌上熙攘的人群,望见了格兰芬多小英雄单薄的背影。

哈利.波特背对着坐在那儿,他正跟自己的两位好友愉快地交谈,一头柔软的黑发乱乱地贴在脑后。

当他侧头的时候,藏在圆圆的镜框后面,那绿色的眼瞳闪烁着直白快乐的光芒。

潘西突然就被一种恍然大悟的冲击定在了那儿。

从初到霍格沃茨的那年开始,斯莱特林的小王子和格兰芬多的小英雄就谁也看不惯谁,他们处处争锋相对,不肯放松半分。

当德拉科和哈利在光明与黑暗对峙的动荡中渐渐长大,从前针尖麦芒的傲气慢慢隐去,当他们再遇到彼此时,往往低头擦肩,从不多言。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德拉科不像从前,永远要当人群中的焦点。

用餐的时候,周围的人或交头接耳或高谈阔论,他却喜欢坐在哄闹的大厅里撑着下巴发呆。

总是一个人,总是很安静,模糊地望着某个方向,不知道在看什么。

被布雷斯偷偷掺入的爱情魔药,魔力强大无法抗拒。

无论是谁,只需沾了一滴,就会无可救药,发疯般地爱上自己看到的第一个人。

德拉科喝下了这魔药,也看到了第一个出现的哈利.波特。

然而他却还似平常,没有丝毫改变。

潘西终于明白心里那股不舒服的担忧是什么,对于这个无解的难题,其实一直以来都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是这个解释太难以置信,所以她不断地选择忽略:

德拉科.马尔福早在喝下这剂爱情魔药之前就爱上了哈利.波特。

沉默而用力。


Fin.

  2291 84
评论(84)
热度(2291)

© Soft Grumpy | Powered by LOFTER